回到主页

隆基股份17.8亿挥师越南,牵出天合、协鑫等多项合作丨深度

· 中文新闻

在爱康科技(002610.SZ)对宁波宜则的项目收购案告败后,昨日隆基股份(601012.SH)迅捷而果断地出手,以此前爱康所提出的同样报价17.8亿,计划拿下这家标的公司的全部股权。

由于宁波宜则的多处产能基地位于越南,据称已拥有光伏电池年产能超3GW,光伏组件年产能超7GW,因此隆基此役被外界解读为扩张公司的海外业务版图。

能源一号发现,曾与易事特和爱康科技都有深度接触、计划转手股权的宁波宜则,并不是一家完全依靠自家品牌来售卖光伏的公司。

这一全数股权作价17.8亿的新卖方,既与协鑫有产能上的携手,也为晶科、晶澳等供应产品。那么,与隆基股份的股权交易若完成,这些模式是否会调整?而且,宁波宜则与天合光能也有海外合资公司,接下来会发生怎样的变化?都是未来可能引起的连锁反应。

越南光伏和越南电池,两大子公司为同行提供服务

宁波宜则最值钱的两块资产,是越南光伏、越南电池等下属子公司。从名字中就可以读出信息一二:前者卖组件,后者卖电池。

(宁波宜则在越南的光伏基地)

隆基股份公告中所称的,对方(宁波宜则)拥有电池年产能超3GW,光伏组件年产能超7GW,大部分都集中于上述两家控股子公司中。

截至2017年,越南光伏的实际组件设计产能是4GW;越南电池的实际电池设计产能是1.1GW。1年多时间过去,两家企业没歇着,相关产能都有了不小的提升。

越南电池和越南光伏,一共拥有四种合作形式:OEM、ODM、自主销售及产能合作。其中,OEM是由委托代工方提出设计方案,越南企业组织生产的代工模式;ODM是由越南企业自主设计并组织生产的代工模式;自主销售是由越南企业自主研发设计、生产并销售的经营模式。

截至2017年前6月,包括晶科能源、REC、晶澳太阳能和AXITEC等在内,都通过宁波宜则下属的越南子公司采购光伏产品,模式就是OEM或ODM。目前这些合作方是否还在继续,有待双方进一步的披露。

第四种方式---产能合作,指由合作方提供生产设备,越南光伏或越南电池提供厂房、机电配套及生产管理。越南企业将加工完成的合格品销售给合作方并收取加工费,或由宁波宜则(及关联公司)负责剩余产能的销售。United Renewable、GCL System(协鑫海外公司)都是宁波宜则的产能合作伙伴。

隆基股份控股宁波宜则后,对原有的OEM、ODM等合作形态,是否会带来改变,目前隆基并未进行披露。

而产能合作上,以GCL System为例,和越南电池签订的是5年合作协议,目前并未到期,所以短期内这一合作形态应不会发生变化。双方的600MW产能合作中,GCL享330MW设备产能,越南电池享270MW的产能。因而600MW的产能不能完全计入到隆基股份此次收购的产能数据中来,未来隆基股份是否会与协鑫谈判(如将这部分合作重新敲定),还不得而知。

宁波宜则与天合光能有合作

几年来,宁波宜则通过几家越南全资子公司,向隆基股份的竞争伙伴如晶科、晶澳等销售光伏产品。此外,宁波宜则的另一大重要合作伙伴可能还包括了天合光能。

据了解,宁波宜则在新加坡天合持股33.54%(相关数据还有待进一步披露,上述股份仅供参考)。

而新加坡天合拥有天合光能科技(越南)有限公司(下称“越南天合”,光伏生产销售企业)的全部权益。那么,宁波宜则很可能持有越南天合的部分股权。目前,越南天合的控股股东是天合光能,持股60%。

越南天合设立于2016年7月,截至2018年,总资产9.52亿元,净资产2.22亿元,净利润1936.16万元。

在天合光能的17家非一级主要子公司中,越南天合的盈利能力抢眼:它仅次于天合美国、天合上海、及天合日本、天合瑞士,净利润排名第五。同时,在净资产少1亿多的情况下,越南天合比天合日本的盈利仅差了不到200万,经营情况可圈可点。

越南天合的总投资为1亿美元,占地面积约4.2万平方米,配备14条业内最先进的电池生产线,生产多种单、多晶电池片,用以满足美国和欧洲市场的需求。新厂区从2016年5月开建至11月下旬,一期700MW产线实现满产,用六个半月的时间刷新了行业纪录,并为当地创造了近1000个就业岗位。如果未来越南天合继续扩容且宁波宜则持股比不变的话,隆基股份则直接受益与此。

越南项目的优势在哪里?

隆基股份火速收购宁波宜则,总体而言有几大好处:

第一,不管是越南光伏还是越南电池,它们的产品最终销往美国和欧洲等地区。越南基地可以完全避开美国对华光伏采取“双反”措施的负面影响。隆基股份等于拥有一座避风港式的海外桥头堡,直捣美国,从而扩大自己在海外的势力范围。

第二,虽然越南电池和越南光伏两家子公司身处越南,但无论是公司经营者还是研发、生产人员,全是中国人或华人身份。与协鑫集团、天合光能、晶科能源等公司,从文化、语言、商务等多方面都实现了无缝的对接。

宁波宜则的几个大股东王兆峰家在山东济南。越南光伏和越南电池的法定代表人杨勇智是上海人,他在2014年闯荡越南至今,熟悉中越贸易和中越文化。

杨勇智曾说,2018年9、10月是光伏行业的危急时刻。除了获得银行支持外,当年的11月,很多客户首先向越南光伏下单,其中还有些是打来预付款锁定2019年产能的。他所指的这些善意合作方,就是中国人控股的几大光伏企业。

隆基股份拿下宁波宜则并进入越南后,包括杨勇智在内的现有宁波宜则高管团队及股东,也会给新买家带来协助。顺便说下,现在隆基股份国际业务的不少人员已在上海长期工作,与杨勇智的老家很近。

第三,中国技术人才,为越南两大公司保驾护航。也会让隆基股份不必再派遣更多的技术及研发人员前往越南。

前面提到了,越南电池和越南光伏能有今天,除了几位中国籍或华人股东外,还有一些中坚研发及生产人士的力量在影响。

做组件的越南光伏,总工程师是自1969年从事光伏电池的周承柏,曾参与我国卫星用光伏电池的研制。研发主任李聪曾任珈伟光伏等同业公司的研发工程师、厂长及生产副总等。

越南电池常务副总兼研发部总监是辛国军,曾效力于无锡尚德、苏州腾晖等。工艺技术副总监王登海曾就职于天合光能等。因此,这也让越南电池的相关技术紧追上了国内企业步伐。

包括“表面新型金属化学催化腐蚀法的制绒技术”、“正面发射极氧化钝化控制技术”、“电池背表面钝化技术”、“减反射膜复合叠层技术”等前沿技术,皆在越南电池公司有所应用。越南光伏也将该公司的组件生产线进行了大规模升级改造,覆盖高效反光贴膜、半切式、双玻双面、大尺寸等,且各项技术可兼容生产,使组件封装功率达行业领先水平。

第四,越南拥有了相当明显的劳动力成本优势。与中美光伏生产企业相比,越南地区工人平均工资水平不高;但相较于马来西亚、泰国,越南工人具有较高的工作积极性和工作效率。 近6000万的人口以及一直较高的人口增长率,加上人均工资1500元,确实对于中国厂商来说相当“实惠”。

在进入了印度、马来西亚等地后,隆基股份把东南亚海外基地的触角伸向了越南。对2021年其单晶硅棒/硅片、单晶电池片、组件产能分别达到65GW、20GW和30GW的规划,也会实质性的作用。

所有文章
×

还剩一步!

确认邮件已发至你的邮箱。 请点击邮件中的确认链接,完成订阅。

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