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turn to site

解密腾晖光伏,看王柏兴治下的中利如何变革

光伏及电缆生产商---中利集团(002309.SZ,下称“中利”)自2018年2月2日停牌至今已有4个多月,因处于资产重组阶段,坊间传闻该公司可能正在敲定巨资入股比克电池的相关细节。

几个月里,中利躲过了新能源政策的严格调控,从而避免了像同行那样一轮轮的暴跌。复牌之后,公司可能发布的新储能资产重组是否会成为“定股神针”,还是遭遇新的补跌行情?这得投资者说了算。无论如何,中利现在依然是一家以光伏为主心骨的综合型制造公司,且这一势头或延续多年。

对于王柏兴和他的中利王国来说,建构于苏州腾晖光伏技术有限公司(下称“腾晖光伏”)之下的光伏板块,是中利“2.0时代”的旗帜型产业。它不是单纯的EPC厂商,也不是纯粹的组件供应方,多重身份的加持,令这家企业的发展显得更平衡,抗风险能力也更强。

中利腾晖变革

中利集团的前身名为常熟市唐市电线厂,此后更名为常熟市电线电缆三厂,由现任董事长王柏兴在1988年一手打造。彼时的他,风华正茂,30出头的年纪想大干一番,带着9个人一同下海创业。20多年时间里,中利成功研制了多类新品光缆,获得20多项国家专利和发明专利,并在2009年实现上市。

2010年,王柏兴坚定看好光伏行业并大胆挥师进入,逐步建立起国内外销售并重、以建设及转让光伏电站为主、光伏组件及电池片销售为辅的经营策略。这一多重业务体系,成为了此后7年多时间里中利光伏板块发展的最基本运作逻辑。它源于公司老大敏锐的市场嗅觉,天生的商人特质。王柏兴对政策把控的到位、市场脉络的清晰梳理都有独到之处。

2009年上市至今,中利集团做了多次公司债、短期融资券和定向增发,其中2016年那次的11.76亿元增发,旨在收购腾晖光伏25.19%的股权,也使后者转而成为中利的全资子公司。这一历史性动作,加速了中利光伏板块的整体行军节奏。

被中利集团完全收回股权的2016年,腾晖光伏还是亏损状态,净利仅-7628万元。但第二年,在母公司支持、人员调整、业务变革等三大驱动力作用下,腾晖光伏实现了3.055亿元的归母净利,业绩创出高点。同时以腾晖光伏为主导的光伏收入也占中利集团57%的收入,远超传统的电缆、特种通讯设备业务。

王柏兴对于光伏产业的理解,不仅在于前期战略构架的搭建方式,更体现在人才的运用之道上。一方面他亲自指派了儿子王伟峰出任腾晖光伏一把手一职,给自己只留了一个董事席位。同时在吸引前天合光能董事、首席运营官朱治国这一点上,也被看作是新能源行业的一大重要人事任命。在朱治国担任腾晖光伏总裁角色之后,其迅速展开业务架构调整,个别核心管理人员甚至是跟随中利多年的老人被撤,海内外市场架构也被迅速整合。“王伟峰为主,朱治国为智囊”这一搭配方式,反映了王柏兴对于这一板块所寄予的厚望,实践证明这一人事安排的有效性:腾晖光伏在去年实现了业绩的大为改观,整体作战能力得以积极提升,因光伏组件价格波动而产生的风险也有所降低。截至2017年年底,该公司拥有下属子公司240家,一级子公司100家。

电站项目:建成便转让

与不少企业的做法不同,起步之时,腾晖光伏就定位于商业电站业务的开发与建设上,早期便在全国攻城略地、展开项目合作,并与招商局签订过3年1GW的项目合作。

商业电站是什么?在腾晖光伏的定义中,主要是开发建设,而非持有。电站建设完成后立即销售转让至终端客户,以降低电站销售风险。这一点,与江山控股等电站持有企业的策略并不同。

每年上半年,各地发改委下发电站的核准批文和备案文件,腾晖光伏负责光伏电站项目的选址、备案,并主要针对每一个电站项目设立一家项目公司以及一个平台公司。项目公司设立后,腾晖光伏作为工程总承包方负责其电站项目的设计、设备采购、工程施工,并与项目公司依据市场定价原则签订EPC协议及补充协议,约定项目公司所欠腾晖光伏EPC款项的具体付款条款。

这一战略在前年遭遇了短暂“狙击”。2016年,企业仅实现90兆瓦的电站总转让规模,原因是行业政策导致了并网指标的延迟发放。而2017年,该公司取得了新的商用电站建设指标并开建超过254兆瓦项目,实现电站转让近374兆瓦。截至去年,该公司商业光伏电站销售量、库存量分别为373.79兆瓦和549.28兆瓦,较去年增加315.28%、减少17.91%。

“十三五”规划出台后,光伏电站装机规模被限,该公司减缓了电站开发建设进度,导致光伏电站开发规模有所控制;电站销售转让规模增加,导致库存量下降,但库存量仍保持在较高水平。公司库存商业电站目前在与收购方洽谈中,且不再有新增的商业电站项目。该部分的投资额也将得到有效控制,2017年新建商业电站均为2016年的备案指标,如湖南汉寿80兆瓦项目、宁夏95兆瓦项目以及铁岭70兆瓦,且可享受标杆上网单价。

扶贫崛起

正是因为2016年遭受了市场和政策的重重压力,也让2017年的公司业务战略发生了质的转变,这对于腾晖光伏此后的业务扩张产生了重大影响。

该公司决定,逐渐从单纯的商业电站业务转向扶贫光伏电站业务,第一时间进入刚有起色的新市场。

扶贫业务的模式主要如下:贫困县扶贫办等部门进行当地扶贫电站的招标竞价,公司中标后取得中标通知书及中标价格,即可承接当地扶贫电站的建设工作;公司总包方与业主方签订相关 EPC 总包合同。

业主方(发包方)为当地贫困县政府平台下设的项目公司,具有不限电、不收缴土地税金、优先上网、优先补贴到位等优势,业主方主要负责扶贫项目的土地及接入并网,以及施工中各种阻碍及纠纷等问题,确保扶贫项目顺利施工、按时并网;总包方主要负责项目工程,其中包括太阳能组件、支架、逆变器等并网发电所有设备材料以及设计、施工总承包工作。并在业主方规定期限内完成,确保电站具备并网发电条件。

腾晖光伏对于市场风向转换的嗅觉与判断力,促使了企业发展新业务的强烈信心,“走轻资产的EPC总包方向”是继“商业项目”之后的下一站。时隔一年后的5月31日,当国家提出“重点支持扶贫及领跑者项目、暂停地面电站新建指标”等重磅政策时,再次证明了腾晖光伏对“扶贫电站”发展的远见力。

截至去年底,该公司累计的扶贫项目签约达2377兆瓦,开工建设1283兆瓦,居民企前列。

2017年,扶贫电站快速起势,从零进账增至30.87亿元,占中利集团整体收入15.9%之多,一举超越了商业电站27.91亿元的收入。尽管扶贫板块收入还处于第二阵营(电池及组件板块的营收为第一,47亿元),但这是该公司去年才介入的新产业,已接近连续多年运作的电池组件业务,并不容易。截至2017年,该公司还签订了扶贫光伏电站 EPC 项目合同30个,装机规模730.50兆瓦,合同金额53.334亿元。

海外攻势

除了扶贫业务,企业的海外市场发展步伐也未中断过。收入构成上,国外占比已为20%左右。海外光伏领域,中利集团主要从三方面入手规划并实施:泰国工厂的电池组件生产,海外光伏电站的开发,电池组件的销售。

截至2017年年底,腾晖泰国600兆瓦的光伏组件生产项目投资额高达4亿元以上,其中2017年投入了3600多万元,主要通过“自筹+借款”的模式,项目进度99%,达产后预计年收入为13亿元,净利5000万元。

在全球的电池及组件生产领域,去年全年腾晖光伏的电池片产能为1.93GW,组件产能2.2GW,产能利用率均达95%。同时公司晶体硅太阳能组件销售量、生产量、库存量分别为1847兆瓦、1781兆瓦和176兆瓦,分别较去年同比增加73.27%、增加41.56%和减少27.27%。

而在海外电站上,与国内光伏电站项目的操作方式并不一致。这类项目并不是由腾晖光伏或关联企业作为总EPC承包商,主要由项目公司通过招标方式来确定一个总包商,并由腾晖光伏供应组件。好处在于,腾晖不需要派遣太多人力物力,而是负责总项目的把控,且卖出组件。毕竟在海外的EPC队伍培养上,不是几天、几个月就可一蹴而就的。目前,腾晖光伏在阿根廷、日本、欧洲以及泰国等地的开工超过400兆瓦,力争在2018年当年并网200兆瓦。同时已有的海外项目分别位于英国、瑞士、斯洛文尼亚、日本及印度等地。

多重风险不可回避

对于中利而言,虽然已从商业电站逐步转型到扶贫电站,同时加强了海外光伏市场的开发,促使了2017年业绩的大范围提升。但整个行业对政策的依赖属性很强,各国光伏发电补贴政策的变化也会对行业带来波动影响,会直接对公司产生经营层面的负作用。国内地面电站停建、分布式指标收缩等严控政策的出台,也会让业绩呈现波动速率加快,振幅加深的改变。

此外,由于2017年市场扩张较快,补贴支付量大,加上电站盈利稳定,导致了投资规模的快速提升,产业链各个环节的在建产能、过剩产能和库存积压都可能有新变数,企业的商业电站去化率也难免受波及。因此中利集团及腾晖光伏需尽快评估和准确决策,以降低各种政策和市场变化所带来的直接撞击。

2017年,腾晖光伏在商用电站的销售额是24.27亿元,回款19.27亿元;扶贫光伏电站销售额34.37亿元、回款8.35亿元。截至去年底,已并网尚未转让的装机规模为455.77兆瓦(数据有待企业进一步核实)。

就财务方面,“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净额为负”(下称“现金流净额”)的问题值得关注。2017年年底,尽管腾晖光伏产生3亿元以上净利,但现金流净额为-5.9亿元、投资活动所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也为负数,筹资活动为48.2亿元,三个数据可看出腾晖光伏在进行大量筹资,经营现金流缺乏正向数字。

深交所也对于腾晖光伏母公司---中利集团的现金流问题也产生了疑虑,并要求解释:去年营收大增背景下,现金流净额增长率不佳的原因。

该公司回复的大致意思是,由于电站有回款周期,使经营性应收项目递增,从而增加了现金流出;存货及经营性应收变动增加,公司现金也有一定流出,因此出现了现金流量净额增长与营收增长的逆向走势。不过腾晖光伏公司也表示,货币资金充足和融资环境良好,这可看出该公司尽管经营现金流净额不足,对企业运营不会带来大风险。

第二,企业的有息债务规模不小。

腾晖光伏正在建设、待建设的光伏电站规模较大,为满足企业营运需求,公司有息债务规模相对较大,2年以内到期的有息债务共计25.94亿元,占全部有息债务的35.36%,该占比与2016 年相比已有下降,不过可能存在一定的集中偿付风险(该偿付风险或是指2016年腾晖光伏发行的3年期债券)。

第三,应收款项的增长较快。中利集团2017年年报中透露,该公司的应收账款账面余额107.75亿元,较2016年大幅增长88%,并占公司营收比例高达55.49%。对此深交所也提出了质疑。

对此中利集团答复称,光伏业务方面,2017年末应收账款余额增长约25亿元,占应收账款增加额比重约62.5%。其中扶贫电站业务应收账款增长约25.5亿元。据扶贫光伏业务信用政策、回款模式及支付惯例,扶贫项目的绝大部分回款(约80%)需在项目贷款申请、落地后予以落实,由于贷款发放周期总体较长,使得光伏业务应收账款有所增加。其次,公司线缆业务(含光棒、光纤业务)、特种通信设备业务保持持续稳定增长,也相应增加了该公司的应收账款。企业会积极进行短融,并协助业主方取得扶贫项目的融资,争取早日回款。

对于整个中利集团来说,2018年是更具挑战和变化的一年。政策的大转向,会促使企业继续加大扶贫电站及海外市场的拓展节奏。而斥资进入比克电池、拟购后者约近61%的股权也轰动了能源市场,预示着中利集团的新一轮业务转型期将到来。如果顺利,那么今后光伏、电缆、储能电池等三大业务也将会继续促进中利成为能源行业的风向标之一。

《能源一号》是首屈一指的独家、原创、重磅内容平台,致力于向投资者、行业人士及政府部门提供有深度、有态度的精致内容,目标是成为最具影响力的能源情报站。目前我们已经覆盖全国及海外数十家网络和主流媒体,被转载及点击数千万次。

投稿及应聘请发邮件:

nengyuanyihao@126.com

合作:183 2141 1670(微信同号)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商业转载请联系作者获得授权,不能进行未经授权的任何复制、摘编及镜像,链接,否则将会承担法律责任。

All Posts
×

Almost done…

We just sent you an email. Please click the link in the email to confirm your subscription!

OKSubscriptions powered by Striking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