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主页

两天连续涨停,隆基股份新目标--森特股份逆势飞扬

在隆基股份(601012.SH)宣布要高溢价收购一家名不见经转的金属围护厂商森特股份(603098.SH)后,后者一改颓势,两个交易日直接飙涨停,总计涨幅高达20%!目前所在的11.57元这一价格,是该公司过去1年以来的最高价了。截至目前,该公司的市值为55.54亿。

根据公告显示,隆基将以协议转让的方式现金收购森特股份约1.31亿股,占后者总股本的27.25%,交易价12.5元每股,总计对价16.35亿元。宣布收购前,森特股份的收盘价是9.56元,隆基股份给出了一个较高的出价购买这家公司,且其未来持股比例十分接近第一大股东,可见隆基今后对于森特的期望值很大。

森特股份并不是一家业绩表现多么出色的企业。

该公司营收在2020年上半年为13.08亿,同比下跌了23.32%。研发费用、财务费用和管理费用全线下跌,其中研发费用为3750.06万元,同比降幅为33.24%。企业当期营业利润为1.05亿,同比下滑33%,净利润为8867.57万元,同比下降了32.23%。在这种情况下,隆基看到的森特股份优势,其实主要还是它所在的产业细分领域,与BIPV等隆基新关注的子产业极为相符。

森特股份的主营业务为研发、生产、销售绿色、环保、节能新型建材并提供相关工程设计、生产、安装和售后等一体化服务,主要承接金属围护系统工程(屋面系统、墙面系统)和声屏障系统工程,提供从工程咨询、设计、专用材料供应和加工制作到安装施工全过程的工程承包服务。

森特股份的主要经营模式分为:金属围护行业经营模式、声屏障行业经营模式、土壤修复行业经营模式等。其中第一个经营模式与隆基的BIPV最对路子。

金属行业经营模式包括了工程业务模式和产品销售模式两类。部分综合实力较强的企业能提供围护系统设计、制造、安装施工一体化服务,直接面向业主或总包单位承揽项目。此外,部分企业定位于围护系统的专业制造商,侧重于围护系统的生产与产品销售,不提供安装施工服务。

建筑金属围护工程不同于土建、主体工程,属于专项分包工程,业主在确定项目建设方案后,通常以招投标的方式确定总包和分包单位。

常见的发包模式包括总包模式与分开发包模式两种:第一种总包模式,由业主确定总包后再委托总包确定围护等专项分包单位,在该模式下,围护专项分包单位和总包单位签订合同,并与总包进行结算。

第二种分开发包模式。在该模式下,总包以及主要专项分包单位均由业主直接确定,围护专项分包单位直接和业主签订合同,并与业主进行结算。对围护专项分包单位而言,不同发包模式下合同签订主体以及结算主体存在差异,但业务流程仍是围绕各个项目展开,行业内企业通常采取项目制的经营模式。

所以,隆基股份的BIPV大部分都是放在建筑外立面比如屋顶或者墙面等之类的,通过收购森特股份之后,等于一举进入了总包或者分包流程,在更多细分市场中期待获得先机。这也是隆基要收购森特股份的目的。

近年来,森特股份先后中标了拉萨贡嘎机场、深圳机场卫星厅、昆明机场卫星厅、天津国家会展中心、北京星火高铁站、沙特达曼船坞等众多高端项目,并与京东集团签订的战略合作协议,这些都标志着该公司以市场为导向,采用高端营销模式,推进传统金属围护业务的发展。从这些领域来看,分散于物流、机场、会展等等。而按照森特股份自己的披露,它还在食品制药、电厂、汽车和商业办公、电子电气及化工冶金等方面有着客户。

因此,隆基一方面可以继续通过自有路径去找合作方,另外一方面则直接借由森特现有的资源,并将BIPV产品打包在森特所在的金属围护业务中售卖,从效率、从资源等方面都要快速很多。更重要的是,隆基不缺资金,通过资金和本身在经营管理方面的优势赋能给森特,就有可能快速将BIPV做大。

另一方面,森特股份自己也曾表示,已充分利用多年积累及上市带来的业务品牌 知名度和资金运用能力,通过与科研院所的合作,成立环保产业并购基金,也实现了环保业务的稳步增长。如果加入了BIPV这一未来第二大股东(隆基)的子业务线,也有利于企业“金属围护系统+环保”战略目标实现。

(森特股份项目案例---上海国展中心)

能源一号独家,转载请获授权。nengyuanyihao@126.com

所有文章
×

还剩一步!

确认邮件已发至你的邮箱。 请点击邮件中的确认链接,完成订阅。

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