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主页

占多晶硅产量近70%的新疆内蒙疫情反弹,产品运输及原料供应引担忧;短期内多晶硅售价或坚挺(能源一号独家)

原创 一号团队

最近一段时间,我国北部边陲的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内蒙古自治区等,先后出现了较多新冠疫情病例,对当地人民的工作和生活带来了一定的影响。而这些地区也集中了大量的多晶硅、硅片生产基地,部分业内人士表示如果疫情持续或许会对多晶硅、硅片和光伏产业链等,带来影响。

自10月7日以来,新疆部分地区的新增感染者数快速增长,10日创疫情以来单日新高,疫情出现较大反弹,目前,新疆全区疫情防控仍处于胶着攻坚阶段。

10月11日0到24时,内蒙古报告的新增本土确诊病例48例。至当天24时,内蒙古现有本土确诊病例1014例,本土无症状感染者3715例;境外输入确诊病例28例,无症状感染者14例。主要分布于呼和浩特、包头、呼伦贝尔、鄂尔多斯、兴安盟、赤峰等地区,形势较严峻。对比8、9两个月,内蒙古的疫情在10月初也有大反弹。

作为光伏的重要原材料之一,我国的多晶硅主要产量集中于新疆、内蒙古、四川等电价低廉地区。其中2021年新疆地区的产量高达27.04万吨,占国内总产量的55%;内蒙古占比也高达14%,四川13%,江苏和青海各占9%和4%。此次新疆和内蒙古疫情的反复,会对多晶硅业务带来怎样的挑战?

多家多晶硅公司驻扎新疆

今年上半年,我国主要上市公司的硅料板块总营收创出1154.76亿元高位,同比增长115.42%,归属上市公司的股东净利为286.54亿,同比增长248%。硅料实现毛利率高达41.17%,同比提升13.58个百分点。其中个别公司的单季毛利率更是达到了64%和77%,硅料盈利能力极为强劲。

目前新疆拥有包括协鑫科技、大全能源、东方希望、新特能源、新疆晶诺等多晶硅厂商。

其中,协鑫科技在当地拥有6万吨的产能。特变电工称,在新疆技术改造项目于今年4月投产后,新疆产能将达到10万吨/年。就在今年9月,新疆特变电工若羌县的硅基新材料产业链一体化项目动工,将建设若羌一期20万吨/年高纯硅项目,以及配套源网荷储一体化项目等。

东方希望在新疆建成了一、二期总计6万吨多晶硅项目等;三期投产后,未来在疆产能会升至12万吨。

准备在新疆大干一场的还包括:宏翎硅材料(今年9月也宣布年产10万吨高纯晶硅)、合盛硅业(2月曾宣布建设年产20万吨高纯多晶硅项目等)、四川其亚铝业(或投资160亿,用于20万吨的高纯多晶硅项目开建等。

运输或存隐忧

今年上半年,硅料产能释放后,多晶硅的产量为36.5万吨,同比增长53.4%。

上海有色金属网的消息称,就在今年9月,多晶硅产量环比上升23%,主要是新特能源、协鑫四川、东方希望等公司恢复生产等带来了约9000吨的增量。新建产能方面(如协鑫、内蒙新特能源、青海丽豪)也有约7000吨的产出。因此,尽管部分厂家在9月出现正常维修等工作,但实际产量仍然出现明显增长。而且市场也预测,多晶硅继续涨价的理由不充分,随着产量产能的大提升,多晶硅价的下降将会到来。

但目前来说,由于新疆内蒙等疫情出现反复后,主要多晶硅厂商的正常运作会产生一定变化,短期内下调多晶硅价格的可能性减少了一些。

一位在新疆有基地的大型多晶硅厂内部管理层就对能源一号表示,公司的实际工厂生产节奏是不变的,而且工厂距离最近的城市也有几百公里的路途,并没有受到疫情的牵连。该说法也得到了特变电工的证实。其投资者关系部门有关人士在回应该问题时表示,目前企业的新疆、内蒙古园区按照当地防疫要求组织生产,截至目前生产运输较正常。

对于多晶硅厂家来说,现在最大的隐忧仍在于运输交通环节。新疆及内蒙古地区的多晶硅公司基本都有专门的产品运输车辆。

比如,在新疆内跨到新疆外的运输交接点时,货车司机本人会就地隔离,公司的货车会进行车头更换,以保证货品的有效运送。但整体来看,现有疫情会对多晶硅的运送速度、运输成本、交货等有所影响。如果疫情延续,可能会对于交货带来一定不利。想要多晶硅售价下降,或许要继续等一段时间了。

从售价角度看,虽然相比2022年上半年均价,多晶硅的现有价格有上涨,但依然算是平稳。

2022年上半年多晶硅的致密料均价为24.7万元每吨,同比增长75.18%,截至目前,硅料环节的单晶致密料主要价格维持在30.3万元每吨-30.6万元每吨范围内。国庆长假前,多晶硅价仍平稳,散单价格有较高位置成交。

有媒体也披露称,长单签订上,虽然硅料产量已在陆续放量中,但在硅料依然处于无库存的情况下,下游整体对硅料的需求以及硅料的价格暂未有明显变化。本周长单签订主流价格基本维持上月水平。

今年四季度是多家多晶硅厂家继续放量的时间段,预计行业产能和产量都将迎来高峰。但如果目前新疆、内蒙等地的物流继续受控或不完全顺畅的话,也会对下游供给带来压力。

工业硅会缺少么?

另一方面,工业硅作为多晶硅的主要原材料,目前大量在疆生产。新疆疫情在9月末至今有所加剧后,工业硅的价格或将上涨一些,且物流配送会相对出现问题,这些状况都将向多晶硅这一下游做传导。工业硅的物流、配送价格等有所改变的话,无论是对多晶硅产品的单位成本还是毛利率,或者是原材料采购管理和存货管理等,都会对下游多晶硅厂商产生直接重大影响。

以大全能源为例,其工业硅粉的采购集中于新疆当地(新疆索科斯和合盛硅业为主要供应商)。近年来,包括上述两家原材料厂商在内,大全向五大原材料公司采购的原材料额,占原材料总采购额的比重高达80%以上。可见工业硅对多晶硅原材料的影响之大。而且,目前来看进疆物资的物流配送也不会特别顺畅,预计在疆当地的多晶硅厂商短期内也不容易从外地获取工业硅粉。

不过前述接受能源一号询问的多晶硅厂家内部管理层也表示,现阶段看,多晶硅的生产较为正常。

一般来说,多晶硅厂家会提前预计相关原材料的使用情况、对原材料所在地的风险疫情状况做预判。各个厂家采购部门经过几年疫情后,也会做更充分的准备。因此,多晶硅对应的工业硅储备是有的,但有的公司可能会存在原材料准备不足的问题。

还是以大全为例,该公司2021年全年的直接材料占主营业务成本的51.16%,其中主要为工业硅粉。而且2021年9月份受能源双控和供需关系变化影响,工业硅粉市场价格大幅上涨。因而有的多晶硅公司就直接在现有的新建多晶硅一体化项目中,上马工业硅粉制造项目,从而形成多晶硅上游的产业链,避免受到工业硅粉价格波动和供需的更大影响。

目前由于部分硅片厂家也在新疆和内蒙地区投产,因此硅片的出货速度也会受牵连。

能源一号独家,转载请联系后台,得到允许后使用。

所有文章
×

还剩一步!

确认邮件已发至你的邮箱。 请点击邮件中的确认链接,完成订阅。

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