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主页

大起底:中来股份实控人变为贵州国资始末

6月19日,中来股份(300393.SZ)的一纸公告,宣布了这家民企新能源上市公司,将变身成为贵州省国资委旗下控制企业的重磅消息。如此役成功,那么光伏行业A股公司中,第一个由民企转为国有公司的案例将出现,也会是贵州当地国企混改的重大标志性事件。

中来股份两位大股东即实控人林建伟、张育政将分别两次转让所持股份,把总计18.8745%的股份转给贵州乌江能源投资有限公司(下称“乌江能源”),出让股权的总报价是11.632亿元。

事实上,中来股份与乌江能源并非毫无交集。能源一号获悉,中来股份的第四大股东是嘉兴聚力伍号股权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下称“嘉兴聚力”),嘉兴企业的股东之一便是乌江能源。(股东构成图:贵州乌江集团→乌江能源→嘉兴聚力→中来股份)

(中来股份前五大股东名单)

不仅如此,在“中央企业贫困地区产业投资基金”中,中来股份和乌江能源也分别是间接股东。

乌江能源并不是唯一一家中来股份接触的战投企业。这些年来,中来股份也一直在关注国企混改,并且寻找合适的对象。

对比多轮潜在伙伴后,两家企业还是将橄榄枝抛向了彼此。而据能源一号得到的信息,两大公司同时对未来光伏市场发展有着强烈的共识及远景规划,才促使它们最终走到了一起。

新进入者背景深厚

乌江能源集团是一家低调前行的贵州省属国企,排名贵州省前三。该集团总资产高达310.12亿,净资产为146.78亿。

旗下的乌江能源在2018年12月4日发布了资产重组公告后,大力推动资源优势的转化,将包括贵州航空等子业务板块直接、快速地完整剥离出去。并且,乌江能源也确认了以能源、金融两条主线为核心的资产整体注入,从而实现电力、天然气、电网、煤炭、金融及新能源的联动发展。也就是基于2018年的年底重组进程,乌江能源的控股股东才由原来的贵州省国资委,变为了现有的乌江能源集团。

2017年~2019年,乌江能源营收分别是32.27亿、39.37亿和31.19亿,其中售电收入占营收比例的51.2%;同期的净利润为4.86亿元~7.80亿元。

能源一号也注意到,在资本市场上,乌江能源并非毫无所获,而是一家集合多个上市公司的投资性及售电类企业。该公司直接控股6家企业,参股26家,且持有包括桂冠电力、黔源电力、贵阳银行及航发动力等多家上市公司股权。作为贵阳银行的第二大股东,乌江能源目前持股6.24%。贵阳银行总资产高达5649.31亿,贷款总额2125.13亿。该银行2019年收入为124.73亿元。

对自己2020年之后的业务展望,乌江能源称,要有序发展光伏、风力、生物质发电等清洁能源,调研、储备及探索新能源项目的建设,并开展电动汽车充电基础设施建设等。在金融领域,它也会争取组建财保公司,进一步做大做强基金公司,构建全牌照的金融业务平台,通过兼并和收购等路径,收购有价值的金融资源。

由于乌江能源在整合后定位于能源和金融,且能源板块中强调了光伏的重要性,在中间人的介绍下,乌江能源方面与中来股份董事长林建伟一拍即合,经过较为短暂的时间便达成了这一重大股权变动意向。

扩容电池组件的中来股份

2014年就上市的中来股份,其光伏背板市场份额极高,与赛伍技术驰骋该领域全球排名前两位。

进入资本通道后,林建伟很快对业务战略做了新定位:进入电池及组件业务方向,多年运行后,该领域的销售收入增长很快。

2016年,该公司电池板块仅带来7313万元的收入;2019年时,背板之外的电池(组件及系统)收入已达21.26亿元。而且,背板及非背板业务的收入占比分别是37.18%、61.14%。由于非背板占比已完全超过背板,所以简单地将其归结于背板厂商,太过轻描淡写。

林建伟是坚定看好N型TOPCon路线的光伏上市公司掌门人之一。在这一领域,他也投入了不少财力、物力和人力。

2019年,中来股份推出了电池、双面超高效组件、半片密栅系列双面组件和柔性组件等多款产品,也推动了电池装备的国产化,从而降低了投资成本和产品成本。

研发投入上,林建伟毫不手软,2019年当年斥资额为1.22亿元,占营收比例的3.5%,且增长了9.56%。中来股份控股的电池组件子公司---泰州中来光电,其N型单晶双面的TOPCon电池量产转换效率为23.5%,N型单晶IBC太阳能电池的量产转换效率22.8%。

从研发人员数来看,2017至2019年也在不断增加,3年内公司增加了170多人。截至2019年的研发人员占公司总人数的20.11%之多,达到472人(其中含背板、电池、组件等)。

2019年,单晶电池及组件产品的销量接近1GW,毛利率为17.99%,产能为1.46GW,计划建成产能2.1GW。

也就是去年,以单晶电池及组件为核心的泰州中来光电营收16.68亿,净利润7490万元;主攻系统的中来另一子公司---苏州中来民生也取得了超过9亿的营收。

N型电池路线又细分为HJT和TopCon两类。相比HJT的扩产速度,TopCon要缓慢一些,且后者的技术主要还是集中在天合、中来、林洋等厂商手中,全球光伏组件老大晶科能源也在扩充普通N型TopCon的产能。但整体来看,其短期内仍小众,2019年全年的出口量不到10GW。未来1到2年,它会聚焦于海外的一些中大型项目订单上。

虽然N型TopCon是一种有待人们进一步认识的前沿性技术,但未来该技术也会有不错的发展势头。想要在该领域有所超越,确实需要更高的投入、更专注的技术研发。

中来股份在N型电池领域上先行了一步,现阶段,选择地方国有企业的强势注入,无疑是最正确的做法。因为,中来可以定位为一家N型技术的领先公司,且通过各种方式来促使自己获得一席之地,但不一定要成为最大的那一家。

从乌江能源的现有实力看,与中来股份的匹配程度很高。前者需要适时、大力地进入新能源板块,要寻找合适投资标的。而且国资进入后,不仅中来股份的经营班底不变,也不会改变现有管理模式及激励等。由于乌江能源也定位于金融,其可以借助各种方式继续协助该上市公司进行资本及业务的多项扩张,从而做大、做全光伏产业链。

该交易对中来两大股东来说也是好事,会有助于解质押。两人目前的股权质押比平均为99%。

所有文章
×

还剩一步!

确认邮件已发至你的邮箱。 请点击邮件中的确认链接,完成订阅。

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