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主页

深度:8GW光伏电站“竞价转平价”,带动明年装机大增

本文作者:王佑、许颖

昨日,能源局综合司下发的《关于公布光伏竞价转平价上网项目的通知》中显示,光伏将有“竞价转平价上网项目”共1229个、装机规模799.89万千瓦。也就是说,8GW的光伏项目将从原有的“竞价转为平价”,进入平价项目名单。

这里,有3.89GW项目属于去年竞价项目入选但没来得及并网的;4.1GW的项目,属今年竞价申报了但没入选的。这些项目都将在2021年并网。

多位电站项目建设、投资方都对能源一号说,新的8GW项目政策,让没名分的电站被彻底激活,未来2021年国内电站将会得到充分的数量保证。明年估计没有新增竞价项目了,平价项目将占重要的国内市场份额比重。

通过多方采访,我们得到了以下一些信息:

部分陷入困境的项目,被突然激活

多位电站投资方对能源一号表示,2019年它们的一些竞价项目本来是可以投资的,但种种原因没有办法实施。这次8GW的新政其实就是给了一个契机。

有的竞价项目虽被纳入名单,但由于疫情原因,今年上半年国家有关部门又没有开口说2020年6月底的并网时间可放宽,导致部分项目无法如期并网,所以这批项目被搁置。新出台的8GW竞价转平价政策放宽了期限,让这类项目可以复活。

而此前没有进入到竞价的,现在被列入平价后,对于前期做了大量工作的投资方已算公平了。现在转为平价,让这么多的项目在明年可以名正言顺地进行开发、建设且有转售机会,何乐而不为?

从竞价降“平价”,好在哪里?

这次竞价转平价的8GW项目,有了实实在在的名分,税费政策将有利于它们后续的推进。在此之前,很多项目受制于当地高额土地税。

通常来说,光伏项目会被征收两类税,一是城镇土地使用税,另外则是耕地占用税。根据不同项目,确定不同的税种。其中纯粹的地面电站一般在荒山、荒坡和滩涂等建设光伏电站。是否要缴纳土地使用税,要看这个项目是否在城镇土地使用税的征收范围内,即落在哪个村哪个镇,条例上规定一般是避免不了要缴纳的。农光互补和渔光互补等项目,则有可能会缴纳耕地占用税。

在竞价项目中,规定是要有土地优惠的,但部分地方政府执行不到位,仍按照原有的思路来征收,有的项目规模不大,但税收超1000万元,电站投资方根本无力缴纳,因此只能通过损失竞价名额来避免缴税。比如,天合光能在云南、新疆及内蒙古投资的光伏电站,均按项目总用地面积征收耕地占用税,税额分别相当于项目总投资的5%、7.6%和2.4%,单个项目最高税额达到1.36亿,为企业带来了沉重负担。

今天,一位在西北地区投资竞价电站项目的公司负责人就说,“当我们向当地征询了有关税收的情况后,打算放弃建设原有的竞价电站项目。因为土地税实在是太高了,承担不起。”这位人士说道,早在2017年,公司就建了一个有补贴的光伏项目,现在都已并网了,结果当地政府要求补缴以前的土地税,高达几百万元呢,对方的理由是现在疫情期,当地“太难了”,“结果我们都傻眼了。现在还在紧急处理这个项目的税收问题。”

根据国家规定,优化平价上网项目和低价上网项目投资环境。有关地方政府部门对平价上网项目和低价上网项目在土地利用及土地相关收费方面予以支持,做好相关规划衔接,优先利用国有未利用土地,鼓励按复合型方式用地,降低项目场址相关成本,协调落实项目建设和电力送出消纳条件,禁止收取任何形式的资源出让费等费用,不得将在本地投资建厂、要求或变相要求采购本地设备作为项目建设的捆绑条件,切实降低项目的非技术成本。

上述这句话怎么理解?就是说,平价项目不能随便乱收土地税费。

而这次,国家发改委将8GW的项目从竞价转为平价之后,如果顺利的话,单单“税费”方面就可节省一大笔。

事实上,国家相关政策也在其他政策上,帮助光伏发电项目少被征收土地方面的税收。这类政策如:未达建制镇规模,以及不在建制镇规划内的土地上建设的,不征收城镇土地使用税;达到城镇土地使用税起征标准的,对光伏阵列不占压土地、不改变地表形态的部分,不计入占用土地面积,免缴城镇土地使用税。

但在现实层面的操作上,尤其是在竞价项目操作时,很多项目的税收依然不低。一些地方看到企业做的光伏项目是“竞价”类,电价价格略高,就会对收税更抱有期待。

如今,竞价项目转为平价后,税费政策就显得更加有利了。一些抗风险能力低的民企,现在可挺直腰板地去投资平价项目了,不会特别担心“税费被高额征收”这个问题了。

其次,在电网接入上,平价项目也会有相应政策支持。

此前国家规定,电网要确保平价上网项目优先发电和全额保障性收购,按项目核准时国家规定的当地燃煤标杆上网电价与风电、光伏发电平价上网项目单位签订长期固定电价购售电合同(不少于20年)。简单说,就是平价项目需电网积极配合。归到“平价”名单中的项目,在电网接入方面得到了最大程度的保障,会更有动力把平价电站项目建好。

这次8GW的竞价转平价项目中,有的业主是民营公司比如协鑫、爱康、信义玻璃、亚玛顿等,也有类似广州发展、南方电网、国家电投、华能及华电等国有企业,这类电站被激活后,一方面它们可以快速推进开工建设和并网;同时部分民企项目可以通过建设或者引资等方式把项目“民营转国有”,这样的好处在于,可以实现变现,民企能够以EPC或者提供组件、逆变器等方式参与进来,同样可以做高业绩。所以整体来看,由于这批项目的启动,再加之明年平价的新项目、一些专项基地项目等建设,整个国内光伏装机被强烈看好。就财政部来说,也通过竞价项目转为平价项目减轻了自身的财政补贴压力,这个8GW的政策是一举多得的。

此前有专家预计,2020年将是最后一批光伏发电竞价补贴上网项目。这意味着2021年后光伏竞价补贴或将终止。

2019年和2020年,国家能源局已经下发了两批平价上网项目,光伏项目总规模为47.83GW。加上此次的8GW,因此总计平价项目有55.83GW之多。其中预计将在2021年建成并网的平价项目估计在43到47GW之间(算上之前没有并网的2019年项目、新增的8GW项目)。再加上一些特殊和专属项目,明年的整体装机会超过去年。按照中国光伏协会的预测,2020年的国内装机将在45GW左右。

目前的光伏系统成本已经在3元左右的成本,而且投资平价项目的业主也通过政策、国家的因势利导等消除了一些不确定因素,明年平价项目的未建成比例可能要比今年略低一些,在组件价格及辅材价格平稳的情况下,保持一个恒定的收益率应该是可以做到的。

能源一号财经新媒体原创,转载请获授权

所有文章
×

还剩一步!

确认邮件已发至你的邮箱。 请点击邮件中的确认链接,完成订阅。

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