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主页

专访隆基乐叶高级副总裁佘海峰:组件商业版图步入新境界,182为地面电站最优尺寸

细雨芊芊,落在蔓蔓的青石小路上;杨柳依依,伴着小桥流水人家,让乌镇增添了更多的灵动、清新与淡雅。

繁忙的隆基乐叶高级副总裁佘海峰,也因为一年一度隆基分布式大会赶到这里,与500位经销商“把酒祝东风”。

彼得德鲁克曾说,“目标实现的时候不是应该庆祝的时候,而是应该重新定义目标的时候。”在佘海峰看来,去年组件出货已升至全球第一的隆基,需要继续义无反顾地营造更强的组件业务体系,加强产品竞争力和出货能力,夯实其成为全球标志性光伏品牌的地位。怎么实现?公司将从发力更高效率组件及电池产品、与客户保持紧密沟通、在供应链端及时协调、适时干预等作为战略部署点,且增强渠道建设、服务全球伙伴,为市场带来不断创新的隆基新品。

182是地面电站最优尺寸组件

去年6月29日,隆基正式发布了全新一代超高功率组件产品Hi-MO 5,量产功率为540W。该产品为M10标准的硅片打造,转换效率超过21%,这也是隆基为迎接全球平价时代到来、为超大型公共事业型电站所打造的、史上最优度电成本产品。

这一时间点前后,晶科能源、晶澳科技等也发布了182全新产品系列。佘海峰表示,“我们隆基强调的是小间距,有的182同行强调的是常规间距,小小的区别,整体来说我们都属于同一个系列,对182达成了绝对一致的意见。”

他表示,隆基在短期几年内都不会在组件所使用的硅片尺寸上做变动,“我们内部做了非常多的可靠性实验和技术测试,182就是大型地面电站的最佳尺寸。隆基未来所有的技术专注点都会集中于如何提高产品的转换效率上,也包括新的电池技术。我们会把创新的专注度回归到效率本身。”

佘海峰也强调,公司一向尊重同行的产品解决方案思路,对于市场上的210系列也同样如此。“但组件尺寸不是越大越好,我们有责任做风险把控。”

截至目前,隆基股份的电池产能约30GW,组件约50GW。今年隆基会继续扩大自身的组件和电池产能。

全球营销网络精细化覆盖,海外市场增长加速

目前隆基在美国、中国、印度及欧盟地区,基本上是25%~30%的市占率,且每个市场都在实现较大的增长规模。在日本市场中,隆基过去排名前五,今年预计升至第二。

推动这种高增长的动力,来自于全球各个主要光伏市场平稳及良好的走向,也来自于隆基对于每个细分市场的投入与布局。

首先,隆基加强了主要市场销售团队的建设及销售网点的设立。在欧洲地区,德国、西班牙和意大利都已有销售网络,欧洲本地化员工比例为50%以上。同时隆基也在非洲、拉美、东南亚等地建了新的销售网点。整体来看,GW以上的市场中,隆基都已做了本地化布局,外籍员工已从去年年初的几十人增长至目前的130人,组件板块(不含制造业)总员工数量约700人。

(隆基产品应用在荷兰当地的屋顶建筑上)

“我们十分重视本地化人员的构成,这样才能大规模地推动当地业务发展,如果不能在现场服务客户并满足他们的需求,就很难增加我们的市场份额。”

今年来看,除印度外,部分东南亚市场会同比下降,比如去年实现高增长态势的越南。但其他地区的高增长还是会让产品的出货量有所增加。

美国市场方面,隆基也有不少出货(从隆基收购的越南光伏厂发货),当地的组件价格偏高,对于隆基的海外组件盈利能力会有帮助。越南光伏为隆基的代工量总计是7GW,主要供应包括美国在内的各个海外市场。

182今年出货预计近20GW

2020年,大组件市场启动。最新的黄金风口之下,隆基力推182组件系列。“去年我们182实现量产,全年出货2GW。今年这一主要面向大型地面电站的产品将会是市场主流,预计182的出货量近20GW。目前来看,客户已是我们坚实的合作伙伴,540W的产品将作为标配。”

佘海峰认为,就隆基的组件布局上看,今后182、166的比例是7:3,这也符合当下地面电站和分布式的市场份额。其中,隆基收购的越南制造业资产预计明年二季度进行产线改造完,182和166并存。

从组件尺寸的更替时间表上看,过去几年,从15X到210系列的进展速度很快,可能半年或者1年就被替代了,但未来不会像过去那样,“今后几年内,我们都会稳定在166和182这一尺寸上,这尤其对于供应链来说会是好事。尺寸的不断变大,不仅会给组件厂商和供应链端带来各种各样的成本问题,还会在终端为客户带来不可预知的隐患和风险,对客户价值是极大的危害。”

尽管组件市场百花齐放,但行业的现有盈利并不是特别高。佘海峰认为,随着光伏产业的整合力度加快,品牌会更集中,头部企业的竞争力将更强。“这也是优胜劣汰的规律。不过现在还在整合的过程中,竞争还是会很激烈。一旦格局形成,组件企业的盈利能力就会增强不少。”他认为,今明两年的整合力度会进一步加快,因此企业应更加注重品牌和市场的建设及完善,并拿出更好的产品来增强客户的认知。

除了多晶硅,其他供应链不会“剑拔弩张”

去年年底以来,大量组件、电池厂商都在签约供应链长单,这也是在吸取去年三、四季度时玻璃飙涨导致连锁反应的教训。

佘海峰表示,现在看,除多晶硅略显紧张外,包括玻璃、胶膜等在内的其他光伏供应链产品基本不会重蹈覆辙,出现过度紧张的局势。

“对于去年第四季度供应链(的紧张局势),隆基早有预判,公司内部有非常深入的产业链和市场研究人员。但去年三季度刚开始时,大家对电站组件的投标价格都偏低,我们也很被动。虽然看到了价格不合理的一面,但当时的市场已很不理性了。因此整个四季度所有组件厂商的压力都很大,单纯从组件业务上看,彼时的盈利能力是下降的。”

佘海峰表示,一些小厂可以为了抢订单去投标过低的组件价格然后毁约不供货。但为了保证对客户的履约,隆基牺牲了很多,所有国企、央企客户也都看的见。“隆基是在市场履约方面做得最好的,一方面希望建立一个相对稳健、可靠的形象,另外也是给客户更多的信心。”

他说道,从隆基自身角度来说,不会去挣短期的暴利,但也不会跟客户去赌博价格,而是建立一个长期可持续的双赢关系。从长线看,围绕组件的供应链现在往后都是足够的,不排除今后会卡在某个点上。但今年行业都已经实现平价了,大家没必要去抢某个点。

佘海峰认为,光伏玻璃现在已经锁定了长单,现在不会是瓶颈,未来更不会,这段时间玻璃价格一直在走低。其他产品上,多晶硅相对有所紧张。“所有的供给关系相对过剩才是最合理的,一旦出现一点供不应求,市场情绪就容易被炒作,这样对相关板块来说并不是好事。当然,从今年来说,整体趋向平缓,但也不排除今年四季度仍可能有相对大的压力。”

从隆基或其他组件厂商对供应段的长单签约形式来看,都采取的是“锁量不锁价”的操作模式,是否会再度引发供应端的间歇性紧张呢?届时隆基该如何保证合理的组件利润率?

佘海峰表示,“第一,我们不会去赌未来的价格。我们的产品定价是基于当下成本+合理利润的,不会去做中远期的对赌价格。第二,我们对产品未来的成本测算也相对更准确,这样既不让自己的压力过大,也会给客户有保障的交付。如果出现短期的供应链紧张,我们也会及时与供应商做沟通和干预,解决卡脖子的问题。若有的合作伙伴坚持不扩产,那么我们也会寻找其他的解决方式。”

“过去市场上出现了不顾成本乱报价的现象,我们希望不要再发生。从组件厂商来说,我们的预判也会更及时、更准确,合理价格上的供货才是市场常态化、健康化的基石。组件市场的价格高低都是相对的,我们要把客观局面清晰地反馈给客户,他们也会有一个接受和消化的过程。同时隆基也会想方设法压缩一些成本,但组件的很多成本都是刚性的,能压缩的空间仍较有限。”

采访结束后,乌镇西栅的雨已停。一座座的水阁,被短暂的细雨衬托得更加温润清澈,潋滟流转。淡淡的花香浅浅低语,提醒着新一年的芬芳与明亮正在到来。

所有文章
×

还剩一步!

确认邮件已发至你的邮箱。 请点击邮件中的确认链接,完成订阅。

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