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主页

深度:264亿元采购颗粒硅等,杨建良和上机数控的光伏“顶级业务”

原创 一号团队 

上机数控(603185.SH)近期再度抛给保利协鑫264亿元的超大单后,这家新硅片厂商又一次站在了舞台中央。

2021年11月中下旬,保利协鑫(03800.HK)公告,子公司江苏中能将出售共计不少于9.75万吨的多晶硅及颗粒硅销售协议,给予上机数控及对方子公司弘元新材,时间为2022年1月1日至2026年12月31日,预计采购合同约262亿元。这是继之前保利协鑫出售多晶硅产品、联合上机数控共同投资包头颗粒硅及硅粉项目之后的另一重大事件,也是多晶硅采购历史性大单。

实控人杨建良把上机数控从一个设备商,带向了光伏“顶级”席位。更让人难以置信的是,杨建良从事光伏行业的时长不过7年光景,却跑赢了无锡当地创业多年的富豪们。这是怎样的一则故事?杨建良身上发生了什么?

无锡新首富

今天白天,上机数控市值625.3亿,公司股价227.2元。这家公司在2019年1月1日时市值仅为61.87亿元,目前市值相比之前提升了4倍以上,个人财富值也一跃而上。

目前,从大股东及家族的总市值来看,杨建良也已远超当年无锡首富海澜之家的掌门人周建平。因为看好光伏、进军光伏硅片业务,杨建良家族,也与无锡红豆集团的周耀庭、先导智能的王燕清和倪亚兰夫妇、江苏卓胜微的许志翰、远东控股的蒋锡培、蒋承志家族等在个人财富榜单,站在了一起。

杨建良作为实控人的上机数控,在2014年时的重心业务分为两类:第一是通用磨床,第二是光伏专用设备。当时两部分的业务平分秋色,都有6000多万的收入。

光伏专用设备方面,主要是光伏切片机和光伏磨床为核心。其中切片机(以数控金刚线切片机为核心)在2014年拿到了1000多万的收入。

杨建良及其团队最初其实是做基于砂浆切割技术的传统切片设备数控线锯切片机。这个领域市场饱和度很高,竞争非常激烈。2014年时,他果断决策,决定换跑道到数控金刚线切片机。

金刚线切片机最初主要是用在单晶硅片的切割上,随着以协鑫为主的黑硅工艺等当时新技术的成熟和产业化,金刚线切割多晶硅片的难题得到了破解,因此数控金刚线切片机在单多晶市场上自由来去,一下子打开了市场。

上机数控在2014年对数控金刚线切片机研制成功,2015年主要进行了推广、试用和业务拓展,当时的第一个大客户就是协鑫系。到了2016年,经过前期的试用和与客户的磨合,产品质量和性价比、售后服务都做出来了,公司的光伏切片机在当年实现了销售收入近2亿的好成绩。

从最初的2014年销售17台切片机(其中9台为数控线锯切片机,8台为数控金刚线切片机),当时平均单价164.61万元/台,再到2年后全部销售数控金刚线切片机,这是上机数控实现战略市场转换的第一次飞跃。

切片机、光伏磨床、蓝宝石设备等产品的销路大开,促使2016年上机数控获得2.97亿的营收,净利5116.8万元。当时,协鑫系也是当初助力杨建良和上机数控大发展的重要推手,让后者有机会从中等规模机械厂成长为一家可接到后来数亿大单的重要伙伴。而这,也为此后上机数控紧紧握手协鑫、让杨建良和朱共山成为长期的“好伙伴”做了更深的铺垫。

2016年时,上机数控已拥有了包括晶科能源、比亚迪、蓝思科技等众多业务协同伙伴,在光伏和蓝宝石设备领域有了新的发展。

金刚线切片机和光伏磨床设备,只是上机数控在2015年以后布局的一部分。更大的业务想象力在于2019年5月,它所介入的单晶硅生产业务。彼时,杨建良果断决策,上机数控提出了高端装备+核心材料的经营模式,北上包头,成立了全资子公司弘元新材料(包头)有限公司,主做单晶硅片。当年弘元新材实现销售收入2.53亿,净利1952万元。产销率达到了91.04%。而弘元新材的设立和运营,可看作是这位企业家韬略所在,也是他基于对光伏产业的了解,对未来行业大势的敏锐判断力和行动力。

弘元新材的主要客户包括了通威股份、爱旭股份、阿特斯等主流光伏企业,在经过多轮实验后,其产品迅速找到了定位和销售渠道,也为2021年的市值和实体业务大增带来了新动力。

2.53亿的切片业务收入,已经成了继光伏专用设备(5.03亿)之后的第二大版图,单晶硅的毛利率惟22.84%,虽然不如光伏专用设备48%的毛利高,但是其需求空间巨大,对于切片设备厂家来说,硅片的市场空间之巨大,完全是另外一番天地。

简单来说,上机数控进入的是上中游多个产业链:既做单晶硅制成所需要的切片设备,也去做单晶硅(硅棒和硅片),等于横跨了设备商和硅产品等两大方向。这也是为什么此后上机数控成了保利协鑫等多晶硅料厂家的大买家之一。

11月18日,上机数控向江苏中能签下262亿硅料大单,宣告了未来其单晶硅片业务的欣欣向好。

浙商证券的数据显示,目前上机数控的合计签约硅片订单为394亿元,而今年前六月该公司的长单客户大约占比76%。客户来自于爱旭股份、天合光能、通威股份、正泰等。

目前单晶硅产能迈向30GW,按照当前利润水平测算的话,净利润有望达到25到30亿元。另外,企业也在进军上游硅料市场。公司已经增资10.2亿与相关合作伙伴共同投资年产10万吨的颗粒硅和15万吨的高纯纳米硅(硅粉)。这样一来,增资后江苏中能、上机数控和高佳太阳能分别持有内蒙古鑫元公司65%、32%和3%的股份。整个项目预计总投资89亿。

多晶硅和硅粉都是上机数控的原材料。因此,投产后,上机数控也将获得不低于70%的颗粒硅,未来能满足高达25GW硅片的硅料需求。在颗粒硅、纳米硅以及硅片三驾马车的拉动下,企业的业绩盈利将会更好。

喝水不忘挖井人。无锡人杨建良在多年以后,回报给了朱共山数百亿的多晶硅订单。彼此企业的关系更进一大步。

在此次262亿多晶硅订单销售之前,2020年上机数控牵手保利协鑫签订了1.67万吨多晶硅料采购大单。因此此次订单,是上机数控对保利协鑫的追加硅料采购,此次采购数量约为上次的5.8倍。

保利协鑫在公告中表示,签订多晶硅料及颗粒采购合同将有利于促进本公司日常业务多晶硅及颗粒硅产品的稳定销售,推动产品的广泛应用及市场率的快速提升,并与本集团的发展战略吻合,可进一步提升本集团在新能源行业的地位。

业内人士表示,除了上机数控单晶硅产能扩张导致对原材料需求大增外,保利协鑫的多晶硅料品质特别是颗粒硅低本高效与优异碳足迹等独特的巨大优势,成为推动两家头部企业再度合作的重要因素。

据记者了解,FBR颗粒硅技术是保利协鑫“十年磨一剑”研发的具有自主知识产权的多晶硅料生产工艺,与江苏中能传统工艺制备的棒状硅相比,FBR工艺生产的颗粒硅体积更小,投入、成本和能耗大大降低。

更为关键的是,FBR颗粒硅在控碳减排方面表现突出。根据法国环境与能源控制署的认证,保利协鑫每生产1千克颗粒硅的碳足迹数值仅为37.000千克二氧化碳当量,大大刷新了此前由德国瓦克公司创造的每功能单位57.559千克二氧化碳当量全球最低纪录。

据悉,去年以来,保利协鑫宣布将在江苏徐州、四川乐山建设两个10万吨及内蒙古包头建设30万吨级硅料基地。11月10日,保利协鑫新增2万吨颗粒硅项目投产,公司颗粒硅产能已达3万吨,明年徐州5.4万吨颗粒硅产能将全部释放。此外,乐山10万吨颗粒硅一期项目正在紧锣密鼓地建设中,与上机数控合作建设的包头30万吨颗粒硅项目正在同步快速推进。

FBR颗粒硅下游应用端的实证越发赢得市场认可。除了上机数控,保利协鑫目前已拿到双良节能、隆基股份、中环股份、晶澳科技等多家头部光伏企业的数个百亿级硅料采购长单,在手订单超70万吨。

能源一号独家,转载请联系后台,得到允许后使用。

所有文章
×

还剩一步!

确认邮件已发至你的邮箱。 请点击邮件中的确认链接,完成订阅。

好的